第二百四十三章 人生最美不過重來一次(1 / 2)

邪神……

這自然不是充滿多少光明的詞匯。

它有復數的釋義,但無論哪種都是令人惶恐不安的。

易春對于神祇的了解,仍然停留在之前的些許接觸之上。

畢竟,地球似乎并沒有神祇的相關痕跡。

這是易春所喜歡地球的一點——對于那些超乎凡物力量和理解極限的事物,他總是有著些許不安。

但即便只是粗淺的接觸,易春也能夠了解到神祇這一概念的重量。

哪怕,只是處于神祇中最為底層之一的邪神……

當然,這里的邪神指的并非邪惡陣營的神祇。

它所對應的,是那些通過往往具備邪惡的特征,獲取了一定神性力量的生物。

這些生物擁有著與神祇相近的力量,但卻沒有相應的位置。

在祭祀們的相關定義里,這些存在被稱為邪神。

至于邪惡陣營的神祇……

它們很少會需要這種籠統的稱呼。

因為當世人了解祂的名諱之時,往往意味著對方搞出了某些大事情。

這所對應的,往往是不堪入目的血腥和令人膽寒的深邃恐懼……

這種記憶,會變得無比深刻,它是獨一無二的……

易春用粗糙的手掌扣了扣自己的樹杈,他自然沒有想過成為什么邪神。

他并不認為,自己算是一個多么善良的人。

但對于那些與自然之道完全悖逆的殘忍行為,易春是不會觸及的。

不過,這并不代表這本書是毫無價值的……

即便是涉及神祇之間風流逸事的書籍,在凡物之間也會顯得無比珍貴。

更何況是,這種關于神祇核心力量的書籍?

易春嘗試著,從那些邪惡的知識們抽絲剝繭般尋覓某些啟示。

良久,易春搖了搖頭……

剝離那些殘忍的要素,剩下的更像是某些荒唐的沙雕行徑……

這就是邪神的本質?

易春有些難以理解。

他的靈性中,混亂與秩序完成了某種微妙的平衡。

這意味著,他難以理解那些完全傾向于混亂的存在。

但如果僅僅只是殘忍,為什么它們能夠從中汲取到成就神祇的力量?

易春將內心中的黑暗書籍緩緩合上,他思索著關于邪神的奧秘。

邪神的相關特征,讓他不由得想起了玄鳥和綠皮。

比起信仰成就的神祇,易春更傾向于那些只存在名諱存在的古神。

僅僅憑借于概念,便能夠存在于世間。

說起來,如果真的存在能夠以信仰成就神祇的機會。

易春覺得,他也不會考慮。

畢竟,他不存在“真的有這個機會”……

…………

…………

某個小型盆地的小型營地里

“噼啪……”

壁爐的火光,驅散著深山的寒意。

此時天色已晚,墻壁上的牛油燈已經幽幽燃了起來。

橘黃色的光芒帶著暈黃,將整個營地渲染成某種柔軟的色彩。

“噠……噠……”

有人靠在椅子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敲打著桌子。

終于,旁邊的同伴有些忍耐不住了:

“納莎,別在折磨可憐的桌子了!”

富时中国a50指数实时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