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騰飛的雙葉鎮(1 / 2)

“果然,你們濕地神廟有問題??!”

晨曦看著破碎的水之寶玉,不由嘲笑了一句,但也沒有再多說什么,而是放開澤祭祀。

晨曦拍了拍噴火龍的身子,讓噴火龍繼續展翅高飛,并沒有要繼續追問下去的意思。

晨曦一直以來都想不通一個問題,那就是未來濕地神廟為什么連個渣渣都沒剩下來。

要知道苑家站位沙妙結果失敗了,最終都還能在苑之鎮茍延饞喘,而不是直接滅族。

與之相比,整個濕地神廟卻整個從神奧版圖上抹除掉了。

兩相比較,就知道濕地神廟到底是犯了多大的事情。

說實話,如果不是濕地神廟做出什么對不起整個神奧的事,是絕對不可能這般下場。

就算聯盟再怎么強勢,但神權五家與神殿也不是聯盟想踩就踩的,更別說滅族了。

而現在晨曦明白了,濕地神廟的水之寶玉并不是被偷了。而是把水之寶玉挪作他用了。

如果被偷了,在這時候說出來,哪怕是聯盟都攔不住發瘋的神奧實力。

但是濕地神廟唯有挪用了,卻才會如此的遮遮掩掩,而且這種挪作他用,肯定是壓上濕地神廟的所有籌碼,怕是連棺材本都壓上去了,所以濕地神廟才沒辦法進行止損。

所以,晨曦便果斷打碎這個水之寶玉做為一次試探,驗證自己的猜測是不是正確的。

反正真正的水之寶玉是水之石板的化身,至少不是普通的高空墜落,就能夠將其損壞的。

而現在這東西既然已經損壞了,那就說明這東西不是真的。

澤祭祀看著晨曦臉色難看起來,說實話,他的確沒想到,晨曦居然看穿了,還這么果斷。

更重要得是,隨著這件事看穿,所帶來的一連串影響。

畢竟這時候,想要干掉晨曦是不現實了,真以為晨曦這天王級訓練師是水貨嗎!

澤祭祀很快便冷靜下來,看著晨曦道,“苑家主準備去神殿告發我嗎!”

“冷靜下來了!”晨曦微微一笑,道,“很好,這樣的話,我們也能夠談一談了。

水之寶玉這件事情,你們選擇不交出來,那說明了水之寶玉若是離開對你們影響很大。

不過,我希望你能明白,這件事的嚴重性。

實際上隨著阿爾宙斯事情一步步的逼近,這不是你們想要拖延就能夠拖延得過去的。

現在的神殿還能跟你們好好談話,但真被逼急了,你們可是會面對五家的聯軍。

畢竟阿爾宙斯是我們頭頂上的利劍,這件事損害的卻是我們整個神奧的利益!”

“那苑家家主希望怎么樣?!睗杉漓胍惨呀浝潇o下來,對晨曦說道。

晨曦看著澤祭祀,一臉平靜道:“我對濕地神廟到底惹了多大的麻煩,沒有任何興趣。

現在我既不想要落井下石,也不想要雪中送炭。

不過希望看在我為你們保密的份上,讓苑家商品能在你們濕地神廟的范圍之內進行銷售。

若將來我們兩家的關系親密了,那時候若濕地神廟真落了難,說不定我也會幫忙的?!?/p>

晨曦是真沒想干涉這件事,其中很重要得原因是自己所獲得的地盤才一年時間。

自己所處的西南區域,雖然表面已經接受苑家統治,但依舊還有非常多的殘留問題。

在這樣的情況下,自己只需要一個產品的傾銷場地就足夠了。

別看濕原市的濕地神廟保守,但坐擁大濕地這個天然的精靈寶庫,加上臨近海洋擁有自己的獨立港口,可以說如果能夠把這里作為產品的集散地,對苑家的騰飛是非常重要的。

而聽到晨曦的話,澤祭祀的臉色也變得溫和起來,對晨曦道,“正是,正是。

現在神殿神和鎮幾家聯盟來勢洶洶,我們兩家正是應該要相守相望,何必多生嫌隙?!?/p>

晨曦看看澤祭祀,卻也不再多話。

一路飛行,直接穿過了天冠山之后,把澤祭祀送到家緣市。

然后晨曦自己便向百代市而去,讓澤祭祀自己去濕原市。

晨曦不想要去冒不必要的風險,說不定澤祭祀手上就是有什么底牌能夠把自己給拿下。

畢竟把整個水之寶玉壓上去作為籌碼,這可不是一件小手筆。

要知道妖精石板甚至能夠制造出一位蒂安希,整個水之寶玉的力量,想來足以制造出一只堪比擁有神職的神獸,晨曦可不認為自己正面對上這種東西,真能夠全身而退。

所以澤祭祀路上死了,那死了就死了好了,反正自己又不心疼,頂多背鍋而已。

而晨曦回到百代市的辦公室中,苑子花見到晨曦回歸,不由松了一口氣。

對苑子花來說,只要晨曦平安歸來,那一切安好。

然后苑子花快步上前,一把抱住了基拉祈,臉不斷摩擦著基拉祈道,“真的是好久不見了,基拉祈。沒想到你都來了,有沒有想姐姐??!”

“花子姐姐……癢!”基拉祈感受著苑子花的摩擦,忍不住低聲道。

晨曦見到這一幕,連忙讓花子把基拉祈給放下來,然后詢問道,“我不在期間,沒發生什么事情?”

“一切都安好!”苑子花面帶笑容對晨曦,道,“不論咩利羊的羊毛計劃,還是坐騎山羊的牧養計劃都進行的非常順利。

另外,根據你的思路,我們還計劃準備在發電廠附近放一圈養毽子棉。

那里的大風環境適合毽子棉生長,草系的他們能一定程度疏導發電廠產生的電流。

避免大量的電系小精靈向著那邊聚集?!?/p>

“毽子棉?有什么開發價值嗎?”晨曦聽到苑子花的話,對苑子花問道。

“主要是它的棉孢子跟咩利羊身上毛發一樣,可以成為衣服的制作材料?!痹纷踊ǖ?。

“既然你回來了,那原本準備讓人去疏通的水利設施,就交給你去疏通吧!”苑子花道。

“水利設施?”晨曦聽到苑子花的話,道,“你是說,當初用水計淹沒菊家的河流嗎!”

“嗯!”苑子花,點頭道,“當初有著洛奇亞對水勢進行的引導,并沒有造成人員的傷亡。

但水流沖擊而下,對于河流與周圍地形的影響是可想而知的。

富时中国a50指数实时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