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假的(1 / 2)

神代看著眼前情況,忍不住皺起眉頭。

因為超進化所來帶的強化,居然讓這三只小精靈,面對著自己的三神柱卻是毫不遜色。

說實話,真的見到了這一幕,依舊是讓神代充滿了意外感。

當然,其中很重要的一點是,這三神柱并不是擁有神職的小精靈,只是普通神獸。

去掉神職的神獸,雖然比其他小精靈強,但這種強是有限度的。

這種強是能用超進化來彌補,甚至將其全面超越的,他們只是先天素質上的優越而已。

至少晨曦的三只小精靈超進化后,在綜合素質上絕不會比這三神柱差上太多,甚至更強。

而三神柱在這時候沒辦法取得任何優勢,某種程度上來說,還是被壓制。

但同樣的,憑借著神獸體魄,以三神柱的防御力也不是晨曦三只小精靈能輕易突破的。

看著他們不斷被打倒,卻又幾乎毫發無損的站起來,顯然對這三神柱來說,這樣的戰斗程度還不足以讓他們潰敗,他們還是能夠繼續的戰斗下去。

至少,神代在看出自己沒辦法解決掉快速解決晨曦后,便果斷轉攻為守進行戰斗。

進入到守勢,晨曦想快速打敗這三神柱就更難了。

神代的戰術是沒有問題的,晨曦在這時候的確是被拖延住了。

這種拖延,對于晨曦來說,的確是相當的難受,甚至雖然是進攻,卻落入了被動。

這倒不是晨曦的超進化時間有限問題。

因為晨曦的超進化不是超進化石那種靠命去氪的能力,真正負責提供能量得是澤爾尼亞斯賜予的妖精之力。

所以對晨曦來說,只要妖精之力還有,那小精靈超進化便能維持下去。

而哲爾尼亞斯所賜予的妖精之力,對晨曦來說,哪怕是維持六只精靈超進化也是足夠的,就更不要說,此刻還只是三只。

真正在這時候堅持不下去的不是晨曦,而是澤祭祀!

沒辦法,誰讓澤祭祀的對手是朵拉塞娜呢。

而且是已經成長到完全體,擁有天王實力的朵拉塞娜。

在朵拉塞娜的指揮進攻下,澤祭祀的沙漠蜻蜓早就已經失去戰斗力。

這時候澤祭祀不過靠巨沼怪配合自身水之力,強行把這只巨沼怪戰斗力提升到天王級、

就如同當初比賽之時的竹蘭一樣,是自身水之力的能力者,通過水之力戰斗方式。

畢竟這個實際上,真不是冠軍滿天飛,天王不如狗的世界,一個大陸的天王肯定在十個以下,其他的人頂多靠著資源堆到天王戰力,然后用各種超能力強行到達天王水準而已。

但無論怎么說,這種提升對巨沼怪來說,絕對是救命的。

至少在這一刻,讓巨沼怪擁有與眼前烈咬陸鯊一戰的資格,當然,更多的是被打的資格!

不過,靠著水之力加持下的巨沼怪與烈咬陸鯊拼殺,可以想象則祭祀的局面是多么被動。

澤祭祀抬起頭,看晨曦放出三只小精靈在同神代交手,大聲吶喊道,“救命要緊??!”

晨曦聽到澤祭祀的吶喊,頓時明白澤祭祀在吶喊些什么。

澤祭祀是希望基拉祈出手,通過擁有神職的基拉祈的力量直接一路橫推過去。

畢竟神職這種東西是不講道理的,在這種力量加持下,那就是天下無敵。

但晨曦的目光向著基拉祈打量,卻見到基拉祈渾身綻放著微微光輝。

此刻晨曦向神殿方向遠遠遙望,仿佛穿過了時空,這時候它仿佛在跟什么東西對峙似得。

晨曦不由讓寶石海星帶著自己后退幾米,來到基拉祈身邊道,“有什么東西!”

“不知道,只是感覺在那個方向有跟我相近的事物,但給我的感覺卻是截然相反!”基拉祈抱著某些懷疑,開口道,“很不舒服的感覺,我能感受到他在注視著我!”

晨曦聽到基拉祈的話不由皺起眉頭,但對基拉祈的話,晨曦自然是相信的。

畢竟神殿中擁有神獸,對高層來說,幾乎是公開的秘密。

否則的話,單是赤日那次反叛,說不定便已經把神殿給推翻掉了。

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這只神獸的具體信息,以及神獸到底是什么。

現在唯一能肯定得是,至少基拉祈在跟著不知名神獸對峙時,怕是不能一路橫推了!

“也就是說,需要打敗神代嗎!”晨曦看著神代心中若有所悟,卻也沒有感覺太多害怕。

神代的確強大,但再強他也只是天王級訓練師,不過只是多了三神柱而已。

大不了自己今天把所有小精靈都拿出來,就算三神柱防御再高,也把他們打成碎片!

就在晨曦下定了決心,準備動手時,突然間卻見到一道紫色身影,宛若風馳電掣沖過來。

她直接撞擊在朵拉塞娜的烈咬陸鯊身上,把原本志得意滿的烈咬陸鯊給撞擊了來開。

而眾人看著這突然插手的人,卻是紛紛的一愣,雙方的目光之中都帶著幾分不可思議。

竹蘭與她的烈咬陸鯊!

“你們在神殿直轄的城市腳下,襲擊神權五家的代表,你們是想要與整個神奧為敵嗎!”

竹蘭看到朵拉塞娜與神代,也沒任何畏懼,反而是一臉嚴肅的對兩人呵斥道。

“竹蘭……”朵拉塞娜見到竹蘭阻攔自己的繼續進攻,同樣充滿驚訝。

朵拉塞娜說道,“竹蘭,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

“我在以裁決殿殿主的名義,以正確的程序,行駛裁決之權,裁決一切不平之事!”

朵拉塞娜聽到竹蘭的話,不由被噎住了,一時之間她卻是說不出話來。

這的確就是裁決殿的準繩,講規矩,辦事情,但水之寶玉這種東西是講規矩的時候嗎。

竹蘭繼續道,“我知道你們來這里的目的。

但強搶神權五家的寶玉,本身就違反整個神奧當初制定下來的規定。

富时中国a50指数实时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