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偏心(2 / 2)

難道是欲擒故縱?

有的時候,她的確覺得陳安應該是對她有想法的,比如被她的美色迷惑得發呆,看到她的時候就笑,還說和她在一起的時候很開心。

看著也像是喜歡她的吧?

但是,萬一是自己誤會了呢?

林夢楚陷入了這種苦惱之中。

原本她是自信滿滿地覺得陳安就是饞她身子,但是,陳安連蝦都不給他剝!

不過呢,看到她被別的男生糾纏,陳安也馬上出現了,這么說,他應該是很在意這個的吧?

林夢楚又找到了很多證據能證明陳安喜歡她,但是回到床上躺著的時候,她卻忽然想到,自己為什么忽然開始考慮這個了??!

話說,陳安喜歡她又怎樣,都已經有兩個女朋友了,其中有一個還是她閨蜜,她還能咋的?

一起加入陳安的后宮團?

不可能的。

林夢楚有著自己的驕傲。

“除非你把她們兩個都甩了,不然我是不會和你在一起的?!?/p>

林夢楚對著枕頭打了幾拳,暫時就當這枕頭是陳安吧,錘他就對了,誰讓他害的自己整天都是心慌意亂的。

錘了一會,林夢楚才倒下,枕著枕頭,看著天花板,忽然又覺得有些煩惱。

她好像真的是看上陳安這個渣渣了,不然的話,那個黃毛說陳安不好的時候,她何必那么生氣,陳安只給韓瑤剝蝦,她又怎么會覺得委屈,明明那是自己的閨蜜,卻還是會嫉妒她。

林夢楚,清醒一點!你別吊死在陳安這顆歪脖子樹上了!

林夢楚的腦海里仿佛分裂出了幾個意識在進行戰爭。

今晚,大概又要失眠了。

林夢楚捂著臉,猛的又坐了起來。

她想到了陳安電腦里的學習資料,又想到了韓瑤現在正在和陳安獨處,他們……

會不會……

林夢楚想到這里心情就更加不美好了。

她忽然想到那時候陳安和唐絳在一起的時候,她也對韓瑤說過相似的話題。

這可真是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回,終于她也體會到韓瑤的心情了。

“不行,不能讓渣渣安好過?!?/p>

林夢楚穿上拖鞋,跑出去敲陳安的門了。

沒有人回應。

里面一點聲音都沒有。

又敲了幾下,還是沒有人出現,林夢楚只好回去了。

陳安和韓瑤居然這么快就偷偷出去了?

出去玩也不帶她,偏心。

林夢楚繼續錘枕頭出氣,許久,大概是累了,她這才那起瑜伽墊,放在地上,有點涼,算了,不做了。

天氣變冷,人也變懶了,不是因為她本來就懶。

“陳安和瑤瑤這會干嘛去了?”

林夢楚打開電腦做報表的時候,又開始想這個問題了。

答案是:酒店。

因為之前打擾了林夢楚的休息,陳安覺得老是這樣也不好,所以干脆帶韓瑤出去。

正好他也要到酸甜去看看。

伍玥今天在工作時間,而且是店里很忙的時候離開,這件事總歸是要談談的。

對朱碧月,陳安也要看是不是要追究。

至少,新開的店的店長,不一定讓她做了。

陳安和韓瑤到店里的時候,已經接近下班的時間了,店里已經沒有了客人,陳安和韓瑤進去,就看到伍玥和朱碧月在逗小孩。

看到陳安來了,伍玥叫了一聲老板,但看得出來,她有點緊張。

可能是朱碧月和她說了什么。

陳安倒是沒有當著孩子的面說什么,微笑著點點頭,對易梔花道:“來哥哥抱?”

陳安伸出手,易梔花便很乖巧地走過來,陳安抱她起來,道:“哥哥帶你去買糖吃好不好?”

這話說的就像是拐賣小朋友的怪叔叔。

“不吃糖,媽媽說吃糖會掉牙齒?!?/p>

“那,辣條吃不吃?”

“辣條是森么?”

小孩子還是挺可愛的,易梔花沒有別的小孩子那么調皮,陳安說什么,她就回答什么,要抱也給抱。

“我讓姐姐帶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易梔花沒有回答,而是看向了伍玥,伍玥又看了陳安一眼,知道他可能是有話要說,就點了點頭。

陳安又對朱碧月道:“你也一起去吧?!?/p>

“哦?!?/p>

陳安把易梔花放在了地上,韓瑤便拉住了她的手,朱碧月過來牽住了她的另外一只手,三人一起出了酸甜。

店里只剩兩人,伍玥就更加緊張了。

陳安笑道:“別緊張,我又不吃人,我只是了解一下情況?!?/p>

“對不起,老板,我不該在工作時間去接孩子,但是我現在真的很需要這個工作,求老板再給我一個機會?!?/p>

伍玥左手搓著右手,緊張得不行,顯然陳安的話對她沒起到多少作用。

陳安都不禁開始懷疑自己的人設了。

我看上去難道不是很陽光溫柔嗎?

難道在別人眼里,我陰森恐怖?

看她這么害怕,陳安也無力吐槽。

“是不是朱碧月和你說什么,讓你誤會了,我也沒有說要開除你???人都會犯錯的嘛,而且你也是為了孩子,也不是多大的事情,我能理解的,就一次沒有在崗位上,我也不會那么不近人情?!?/p>

“其實已經不是一次了?!?/p>

顯然,伍玥是個老實人,陳安都說了只有一次,她就當一次就好了,她偏偏要說出來不是一次。

搞的陳安很尷尬。

這話我該怎么接?

“幾次了?”

伍玥伸出手掌,比了一個五。

已經五次了。

“每天都去?”

伍玥點點頭。

“就你一個人帶孩子?”

伍玥繼續點頭。

“你家人呢?”

陳安說的是她的丈夫,或者是孩子的爺爺奶奶之類的。

現在長輩帶孩子是常有的事情。

“我是gz那邊的人,原來在廠里打工,后來跟著花花爸爸到了湘陰那邊一個農村,跟他生了花花,但是沒有領證,花花她爸爸出去打工,錢也沒回來,人也沒回來,后來我知道他在外面又找了個女的,又生了個兒子……”

陳安聽伍玥講了個不長不短的故事。

她初中都沒讀完,就出來打工了,然后不諳世事,被人騙去了鄉下,以為是結婚,結果連證都沒有。

也不知道該說她運氣好還是差了。

好的是她去了鄉下,人家也不是把她賣了,男方家里和老鄉估計都以為她是真的老婆,運氣不好的是因為生了個女兒,就被拋棄了。

陳安覺得生女兒被拋棄這個理由其實不太充分,但是男人往往喜新厭舊。

不然的話,伍玥還年輕,再生個兒子也是可以的。

總之,算是遇人不淑吧。

這就是多讀書的好處了,至少不至于在年紀輕輕的時候就到社會上打滾。

而伍玥就是現在這樣,回家又不敢回,只好在這里打工,打工又要照顧孩子……

富时中国a50指数实时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