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八章 離去之前,必要穩定(1 / 2)

第九特區 偽戒 1074 字 26天前

接下來的一周內,拉回南滬的尸體再次被確認身份,經過dna比對鑒定,其中一名死者,正是李元震。

消息一出,學院內各個小圈子里的人一片嘩然。

李元震不管咋說,也算是第三屆學員中的風云人物了。老爹是奉北的一方大員,家里能量也頗為充足,可即使這樣的人,出了城區,那說被干死也就被干死了,并且他家里還一點辦法都沒有。奉北警署,總局派出了不少人去區外調查,可卻毛都沒查到?;蛘哒f,他們知道是誰干的,但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李元震的母親哭到暈厥,趴在骨灰盒上一直在呢喃:“我兒子這么優秀,這么年輕……怎么就這么死了……他冤枉啊,某些職能部門太黑暗了……!”

這種話語里充滿了抨擊和不甘的味道,可她卻沒想到,他兒子死之前,干死了身邊最好的兩個朋友,并且企圖殺害數個無辜的人。

所以不管是亂世,還是平安盛世,家庭的影響對后一代人來說,絕對是至關重要的。

朝堂,學院,教育出來的人并不一定是什么人中龍鳳,和道德品格高尚的標桿;而草根,平民,甚至下九流中竄起來的人,也并非一定就是什么大奸大惡之輩。

……

林成棟真的消失了,毫無音訊,毫無線索,甚至秦禹都花錢找了港口稽查司的一名高官幫忙打聽,可依舊啥消息都沒有。

在某一部分成年人的思維里,是很難存在僥幸的,所以,這時候秦禹的心里……其實是已經認定林成棟死了的。哪怕他心中不愿接受這個事實,可也得認。因為但凡林成棟逃過一劫,那都沒理由不聯系他。

展楠推斷,一定是幾個馬仔砍死了林成棟,怕出事兒,所以偷偷把他尸體處理掉了。

港口的凍海區域,有不少人工打鑿的冰洞,人往里一扔,順著海水就飄走了,拿儀器都探測不到。

整件事里,林成棟其實是最他媽無辜的一個。他沒有貪財,沒有招搖過市,甚至都沒有任何摻和到利益爭斗里的意思,可即使這樣,他還是被卷了進來。

秦禹心里覺得愧疚這個朋友,所以最近幾天心情都不好。

這天中午,秦禹剛剛辦了出院手續,就被林憨憨接走了。不,準確地說應該是,秦禹在住院的這段期間,憨憨幾乎每天都會來。她不怎么會做飯,可還是學會了煲湯,做一些簡單的病號餐。

“哥,你傷還沒好利落,別回學院住了?!毙“组_著車說道:“我在公司旁邊給你搞個公寓,你在那兒養一段吧?!?/p>

“行?!鼻赜睃c頭。

察猛聞聲看了看憨憨,又看了看小白,心說這孩子現在是學來越上道了,虎b中竟帶著一點細膩……

車一路疾馳,很快來到了公司門口。

“哎呀,你慢一點!”林憨憨單手扶著秦禹,兇巴巴的說道:“后面也沒人攆你,你走辣么快干什么!”

“我怕你扶不??!”

“姐上山能打虎,有什么扶不住的?!绷趾┖╊~頭冒著細密的汗珠,扭頭喊道:“白白,你去超市買點生活用品哈,尤其是紙巾……!”

“嫂子,你敢不敢別管我叫白白!聽著跟寵物似的!”

林憨憨對嫂子這個稱呼,已經到了麻木的程度,因為小白一只這么叫她,她糾正了幾次,對方都沒改口,所以她就也懶得鳥了:“別墨跡啦,快去,快去,一會我們去吃飯?!?/p>

“嫂子,濕巾用不用買???!”

“我打屎你!”

“哈哈!”小白笑著離開。

“走,慢一點!”憨憨扶著秦禹,邁步本著臺階走去。

“吱嘎!”

一臺汽車停在路邊,展楠拿著車鑰匙走了下來:“小禹!”

“哎!”

富时中国a50指数实时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