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比玩狠,誰怕誰呢(1 / 2)

躍馬大明 紙花船 1704 字 21天前

多爾袞的命令讓清軍各部更加躁動,但那種克制力很快也顯現出來,他們本已經有些凌亂的陣型,逐漸又恢復了嚴整。

“侯爺,事情有點不大對啊。韃子這是想干什么?走又不走留又不留的,難道,他們還準備等咱們的熱氣球過來,趁著混亂跟咱們造一波嗎?”

明軍戰陣,王廷臣很快便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緊緊皺起了眉頭。

作為大明此時最有資歷的老軍頭之一,他的眼光、遠見都沒有問題。

徐長青點了點頭,舒了口氣道:“大清國究竟氣數未盡,我大明萬不得有半分怠慢!”

王廷臣愣了片刻也明白了徐長青的深意,不由重重點頭。

剛才形勢的順利,搞的他都有點失了神,以為他們占據絕對主動權、馬上就能把此戰拿下呢。

看著徐長青英武的側臉,一如往昔般保持著睿智的沉靜,王廷臣心里也稍稍松了口氣。

有徐長青這等人物坐鎮,這仗打起來就舒服太多了。

北面和西南。

王樸和劉肇基也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都顯出些許慌亂之兆。

眼前可是清軍主力,這豈是鬧著玩的?

模范軍的熱氣球即便強大,可清軍真要發了狠亂戰起來,便是熱氣球又能發揮多少威力?

總不能連帶著自己人也一起炸了吧?

不過看到中軍方向依然沉穩,徐長青也沒有波動,兩人的心也稍稍放開了些。

這種時候這種場景,饒是他們,都有點承受不住這種強度了。

別看此時只是彪呼呼般的對峙,可,一旦真正開戰,整個天下的大勢怕是都要被改寫。

誰又敢亂來?

這時,模范軍的熱氣球已經逼臨了戰場附近,趕到徐長青他們主力的戰陣后方了。

今天這風是小南風,不是最有利的卻也不是太差。

但是,若想追趕清軍的精騎,儼然不現實。

徐長青接連下了幾道命令,諸多旗手迅速忙活起來。

天空中的熱氣球部隊得到了命令,迅速開始調整位置,很快,猶如一條一字長龍大陣,圍繞著明軍主力的方位擴散開來。

旋即,有十幾架速度很快的輕型熱氣球,飄飄忽忽便是出了戰陣,掠向清軍主力的方向。

“哈哈,我模范軍的熱氣球精銳已經出動,狗韃子,你們都等死吧!”

“兄弟們,都散開些,省的熱氣球的兄弟們動手的時候,那些狗韃子濺咱們一身血……”

“狗韃子,你們的末日到了,等死吧,哈哈……”

隨著熱氣球部隊往前掠來,戰陣前方的諸多精銳騎兵們也興奮起來,聲音禁不住便是又大了幾分。

這讓清軍又開始出現躁動感。

但這次卻并不是憤怒了,而是有種遮不住的驚悚!

模范軍熱氣球的威勢,正是踩著他們無數同伴的尸體上建立而來。

若問這天下間,誰對模范軍的熱氣球最了解,除了模范軍本身,便是他們這些倒霉催的了。

“阿哥,情況不太妙,咱們怕是沒多少時間耽擱了啊……”

清軍中軍,多鐸已經有些急了眼。

濟爾哈朗、阿濟格、索尼等人也差不多模樣,都有些坐立不安了。

模范軍的熱氣球豈是鬧著玩的?

多爾袞盯著模范軍的熱氣球看了好一會兒,這才轉過頭看向他們的主力戰陣。

此時,他們的前隊已經出去四五里,戰線拉的很長也很開,但是輜重著實太慢了。

哪怕他們已經頂著模范軍如此巨大的壓力撐了這么久,輜重部隊卻是將將拉開來,甚至還沒有完全鋪展開。

饒是諸多大小主子都在拼了命的呼喝,飛起的馬鞭不斷抽打著騾馬與周圍的奴才,但那種臃腫的疲態還是盡顯無余。

一旦模范軍進攻,他們的主力脫離戰場區域倒是沒什么問題,可這些輜重……機會儼然不大了。

“呵呵?!?/p>

多爾袞此時并未有任何驚懼害怕,反而是笑了,轉而便是笑出聲來。

這讓多鐸、濟爾哈朗、阿濟格等人都有些摸不到頭腦了,但很快一個個眼神中便是露出了遮不住的恐懼。

如果多爾袞真的……瘋了,要跟模范軍決戰,他們當如何是好?

多爾袞渾然不理會周圍眾人紛紛看向他的目光,慢慢晃了晃脖頸,氣勢陡然一變:“十五,你帶人去沖一波正面,人數不用太多,千余人便可!”

還未等多鐸反應,他又霸氣的道:“六哥,你去沖北面,十二哥,你去沖西南,人數都是千余便可。記得,不要硬頂模范軍的熱氣球,把他們沖散便可!”

“……”

多鐸三人相視一眼,都有些不可言說的驚悚。

但事到此時,火已經燒到眉毛,也由不得他們猶豫了,都是重重點頭稱是。

“駕,駕!”

“動起來,都麻溜點動起來!”

很快,清軍戰陣一片噪雜的騷動,正白旗、鑲白旗、正藍旗的精銳迅速開始匯攏。

至多兩三分鐘時間,三部各有一隊千余人、兩三千匹戰馬規模的人手,完全無視了模范軍的熱氣球一般,迅速沖起了速度。

“撤!”

“先退一步!”

他們一沖起來,處在戰陣前方的明軍精騎不敢直面他們的威勢,迅速便是讓出來道路,急急躲避。

“滅了這幫明狗子!”

“勇士們,沖啊,明狗都該死!”

“沖啊,沖起來……”

富时中国a50指数实时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