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故意放水(1 / 1)

穿越全能網紅 佟言 1057 字 20天前

劉嫚不擔心王妮娜在網上蹦跶,影響輿論,也不擔心她影響李小茹的情緒,三天的備賽時間,賽委會給10名選手分配了10間專業琴室,讓他們能安心練琴。李小茹這次更加直截了當,把手機關機了,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練琴!

陶之遙本來想過來陪她們倆,李小茹這架勢把她勸退了,她還是別來給李小茹添亂,還是第二輪比試當天她再過來吧。

劉嫚反而成了最閑的一個人,李小茹練琴的時候,她就在附近轉悠,波爾察諾是一個很小的城市,兩天的時間,她便把每個地方都轉到了。

而且在第二天上午,她又遇到了那個在米蘭見過的小男孩和他的父母——他們同時進了一家距離她所住酒店很近的超市。

小男孩已經不認識劉嫚了,但他的父母見到她都止住了步伐,劉嫚看到小男孩的母親更是愣住了,如果她的記憶沒錯,這個棕發女人就是第一輪比試時,給李小茹打高分的那個女評委!

她覺得自己對外國人的臉盲癥應該好了——她又不好緊盯著人家看,便主動上前問她,“請問您是鋼琴家caille女士嗎?”

對方點頭,“是的,你好,漢朝公主?!?/p>

聽到自己的國外網絡昵稱被一位如此優雅的女士認真念出來,劉嫚莫名感到赧然,“我叫劉嫚,我們先前在米蘭大教堂廣場見過?!?/p>

說到這里,劉嫚才后知后覺,對方該不會就是記得李小茹,才在第一輪比試上給她打高分吧?

她的表情完全暴露了她的想法,caille笑起來,“謝謝你們愿意為我兒子的鋼琴演奏駐足鼓掌。他以前跟他父親學大提琴,最近半年才開始學鋼琴,我們經常鼓勵他去人多的地方演奏,鍛煉他的膽量與舞臺感。正好我要來波爾察諾做評委,順便和丈夫把孩子也帶來意大利,當做暑假結束前最后的旅行?!?/p>

劉嫚看著小男孩咋舌,只學了半年的鋼琴,就可以完整演奏《出埃及記》,這是妥妥的小天才啊。小男孩乖巧站在父母身邊,沒有身為音樂家之子的得意高傲,很懂事。

“謝謝您為我的朋友打高分,”劉嫚也真心實意的道謝,如果沒有caille的98分,那位老教授的98分就會被作為最高分去掉,李小茹勢必被淘汰,那么她現在也不可能在波爾察諾繼續逗留了。

“孩子很喜歡李小茹的鋼琴,難得從他嘴里聽到贊揚別人的話語,”caille說著,摸了摸小男孩的腦袋,“我便想給李小茹一個機會,至少讓她進前10名吧?!?/p>

caille的弦外之音,仿佛是在說,她為了讓孩子高興,才給李小茹放水,她的演奏并不值98分?

劉嫚聽著有些不是滋味,但還是替李小茹說謝謝。超市是公共場合,人家要購物,她不能妨礙他們,聊了兩句,她就去自助收銀處結賬了,不過余光還跟著caille一家三口。

走出超市,劉嫚左想右想,都不得勁,難道李小茹的演奏真的不好嗎?劉嫚的鋼琴水平遠不如李小茹,根本聽不出來李小茹哪里彈的不對,如果機械的按樂理、節奏和旋律分析,她認為李小茹發揮的很好,可她不是評委。

看來除了老教授,所有評委都覺得李小茹發揮平平。

按照caille的意思,她第二輪比試不會再對李小茹特殊對待,明天下午就是第二輪比試的時間,難道李小茹真被王妮娜唱衰,過不了比賽?

劉嫚提著購物袋,站立不安,見到caille一家三口出來,她再三猶豫還是走上前,“caille女士,請問李小茹第一輪的演奏有什么問題?”

聽到她的話,caille和丈夫面面相視,她作為評委,在比賽前是不能與參賽選手有任何接觸的,要不然誰都可以過來請她指點一下他們應該如何彈鋼琴,或者直接問她,第二輪的考核曲目是什么。

但是劉嫚并非參賽者,而且她對李小茹的確印象很好,有些惜才。她丈夫在她耳邊說,“能在米蘭遇到也是一種緣分,那個女孩又是獨自來的,身邊沒有老師指導?!?/p>

caille被丈夫說服,斟酌了一下,說道,“我聽不到她的感情,不知道她想表達什么,我覺得她只是想趕緊把拉赫瑪尼諾夫的《第三鋼琴協奏曲》趕緊彈完,的確,她準確無誤的完成了,也僅僅是完成罷了,就像一個畫匠臨摹名家的畫作,畫完之后看起來和原作一模一樣,沒有一點她自己的東西,她的領悟,她的想法,她的感情在哪里?難道她彈琴時,心是麻木的嗎?說實話,我認為這首曲子,還沒有她在嘈雜的大教堂廣場前演奏的《出埃及記》和《今夜無人入睡》好聽,至少我能感覺到她那時是快樂的?!?/p>

caille覺得自己語氣有些重,又放緩了一些說道,“或許她只是比賽負擔比較重,你可以回去勸她放輕松一些,否則以她這個狀態,明天就是她此行的終點,我能肯定她沒法進入最后一輪比試?!?/p>

caille一家三口已經走遠了,劉嫚還站在超市門口,陷入深思,她當然知道李小茹為什么不快樂。原本李小茹參加比賽只是為了留在茱莉亞讀碩士,不知何時起,她又給自己強加了更大的壓力,一定要闖入前三,人的壓力越大,所作所為就越功利。

劉嫚認為這和江乘風的父母脫不開關系。

如果沒見過他父母,此刻李小茹或許能開開心心與她逛街,抱著“反正也拿到前十名了,接下來的比賽全力以赴就行”的想法。即使最后落選,但人是輕松的。

解鈴還須系鈴人,如果李小茹不趕快解開與江乘風之間的隔閡,她明天的比賽或許會被強者秒成渣渣。

思及此,劉嫚馬上給江乘風打電話,讓他立即來意大利,來波爾察諾。

此時此刻,江乘風正在公司里開會,當著公司這么多人的面,他有些委屈的說,“可是小茹不讓我過去?!?/p>

“她嘴硬的話,你也當真了?她人生這么重要的大事,你確定不不陪在她身邊?”

富时中国a50指数实时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