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安頓下來(1 / 1)

黃婷婷還真不是如此俗氣的女人,相比較于黃婷婷的一根筋得到的巨大收獲,田校長倒是倍受煎熬了,現在,他做夠了這一生自己最大的選擇失誤了。

但是,田校長只能打碎牙齒往肚子里咽,因為,他不能再當三姓家奴了,就算是田校長也是要面子的。

現在,鄭永新的心情很是不好。

這倒是給了陳志一個很大的難題,自己該怎么安排柳凡他們?

陳志完全不想得罪這個柳凡,畢竟,柳凡的實力在那里擺著。

讓陳志不解的是,柳凡對陳志千叮嚀萬囑咐,不讓他到處宣傳自己的實力,甚至要刻意淡化自己的存在。

柳凡他們也是沒得選,畢竟現在人生地不熟的,先有個住的地方也是不錯的。

柳凡帶著那個奇怪的孩子,住進了一個房間之中。

雖然,柳凡還真想把這個來歷不明的孩子直接扔出去了,但是干這事,至少也得找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

現在,龍氏家族將全族上下老少都接到了這個希望之城定居,明顯就是不想再離開,所以,一心想要離開這里的柳凡,必須要找到合適的交通工具,迅速的離開這里了。

分配給陳志這一伙人的建筑物,很有意思,總體來說就是一棟十分龐大的古代建筑物樣式的高樓,從外面看起來整一個的居住地全部都是用樹木搭建出來的,頗有唐宋之風。

甚至,所有的建筑物都是依據模型長出來似的,該直的時候一點兒也不彎,該拐彎的時候連角都沒有。

別說柳凡了,其他所有人根本想象不出來,龍氏家族竟然有著如此逆天的神器。

剛才的談話,柳凡也是聽到了,人家就是隨隨便便種了一顆種子,就長出來了了一個城池,這龍家人要是大規模的種植那些種子,整個世界豈不是都是這樣的城市了。

不過這種事情和自己有什么干系,柳凡和黃婷婷進屋,把昏迷中的小孩子放在了臥室之中,緊接著,那個孩子立刻就是吸到了床榻之上。

是的,柳凡保證剛才他沒有對這個孩子做什么黑心保姆之類的動作,而是想要將其輕輕的放在床之上。

奈何,就是如同把兩塊磁鐵貼在一起一樣,這孩子直接就是吸在了床上面了。

更加奇怪的事情出現了,當這個孩子接觸到了那些植物的時候,保存完好的植物直接變成了枯柴一樣的樹枝。

很明顯,這個孩子吸收了床榻之中的生命力。

手疾眼快的柳凡趕緊又抱起了這個孩子,所以倒霉的只有那張床而已,并沒有波及到整個房間之中。

因為,柳凡是一個亡靈法師,自然也是清楚的感覺到了那張床的生命力在快速的流逝,而那股生命力則是流入了那個孩子的體內,但是,卻是如同泥牛入海一樣,了無蹤跡。

在進入了這個希望之城的時候,柳凡已經感覺到了,整個的城市就是一個活物。

不過,柳凡在抱起這個孩子的時候,并沒有感覺到這個依舊在昏迷的孩子吸收自己的生命力。

而且很快,柳凡發現那個孩子的一個小拇指動了一下。

這是個什么情況,難道這個孩子是吸收植物的力量?

柳凡想是這么想,但是不敢繼續把這個昏睡的孩子放在地面上了。

畢竟,這是人家的地盤,不能太過于肆意妄為。

不過,總不能一直抱著這個孩子吧,這不是一件愜意的事情,黃婷婷看到了這樣的場景,想了想說道:“柳凡,試試咱們的衣服能不能斷絕這個孩子對房間的吸收吧?!?/p>

沒的選,柳凡從自己的倉庫之中調配出來幾套打出來的衣服,這些衣服都是適用于弓箭手或者是戰士職業人,對倆人而言,作用不大。

柳凡放心地把這個孩子放在了一堆衣物之上,就此,柳凡和黃婷婷終于是松了一口氣。

不過看著只有家具的房間,柳凡也是無奈了,看來龍家人是希望大家們都去自己解決吃喝問題的。

這就比較陰險了,既然把大家們都交集在了這個希望之城之中,但是,只給住所卻不給保持身體機能運作的消耗品,這就促使了大家們都去外面進行怪物們的擊殺,以便獲得金幣,再到兌換柱子那里進行物資的購買。

這倒也好,畢竟維持著這么多人的吃喝,也是一個令人頭疼的事情,結果到了最后直接讓每個人自己去解決。

想到這里,柳凡認為這個希望之城真是充滿著詭異的感覺啊。

終于安頓下來的柳凡和黃婷婷也是打算休息一下,再進行后續計劃的探究了,畢竟,對于有著明確目標的柳凡來說,這里終將是一個臨時住所而已。

與此同時,龍氏兄弟的是被一眾一路上卑微屈膝的戰士們帶到了龍氏家族居住的核心地帶了。

兄弟倆所遭遇到的待遇,那簡直就是如同皇帝出行一般了。

而且負責接待的這些人,兩人也都是認識,是自己父親身邊的一些保鏢。

對于兄弟倆來說,雖然自己的父親在和平年代是一個不錯地位的人,但是,也沒有見過下面的人員們如此的小心翼翼,甚至可以說是用如同奴隸一樣來形容了。

龍氏家族所居住的地方是內城區中的內城區,算是第3層的區域了。

對于第3層的城墻,柳凡他們甚至都不知道其存在。

相比于外面兩層城墻的植被,核心區的顏色直接就是深綠色了,光從顏色上就可以看得出來,維護龍氏家族城墻的防護力,遠不是其他兩個城墻做工能夠比擬的。

“孟大叔,這是怎么一回事?”

龍英杰還是忍不住的對父親的手下詢問著。

而這個孟大叔欲言又止,似乎是在想著什么詞,但是到了最后也是放棄了,他笑了一句:“兩位公子不用多想了,等見到了龍城主,一切都會明了了。

“兄弟倆看見這個孟大叔態度如此之好,而且人家也不是不想向自己解釋,也是不說話了。

當兄弟倆推開了第3道城門的時候,發現在這個第3道城墻之內活動,都是自己平日只有在過年人時才見到的族人。

富时中国a50指数实时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