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真的是市長(1 / 1)

每當柳凡經過的地方,那些植物都是生長的更加旺盛了一點,不過,對于已經在這座希望之城的人已經對此見怪不怪了,他們只是有點兒感覺到驚嘆:今天希望之城的成長速度似乎是快了一點。

因為最開始的那些人可是見過平地而起的希望之城的,也是見怪不怪了。

柳凡他們的車隊在相關人員的引導之下來到了內城區的入口之處,相比于四通八達的外城區,內城區的出口只有兩個,而且盤查是更加嚴格。

所有人再被檢查了一遍身份,最后才得以進入內城區之中了。

相比于空曠的外城區,內城區的空氣似乎也更加清新了,明顯這里的居住條件更好。

很快,在引導人員的帶領之下,陳志的隊伍到達了他們的目的地。

內城區的聚居區,首先是以大塊兒地盤為分割區域的,陳志目的地中心是一個小樓,自然,這座樓也是植物生長出來的。

這座樓的外面,已然停滿了各式各樣的裝甲車以及其他的車輛。

陳志有些激動了,因為光憑這戲車輛上面噴涂的標碼,他已經認出來了,這些就是以自己朝夕相處戰友的。

與同樣布滿傷痕的陳志的裝甲車一樣,這些車輛也都是傷痕累累的樣子,看來,在原本基地開發到了希望之城的路程上,留守的伙伴們也是經歷了一番慘烈的戰斗。

一行人開進了這個區域之后,那個樓之內也是走出了一些人,這些人都是陳志的戰友們了。

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更不用說這些早就有了兄弟情誼的戰士們,真是恍如隔世,僅僅是過了這么一段時間,大家們就是感覺已經是度過了一段人生經歷了。

曾經,陳志所在的基地所有人員加起來零零總總五六千人,而現在就連那些伙夫都算上,最終存活下來的人也只不過是2000來號人了。

而就在陳志和他的伙伴們互相打招呼的時候,他們的老上司、鄭永新出現了。

陳志看見自己的老上司也是激動的淚流滿面,不過這個年近50歲的老部隊人卻顯得疲憊不堪。

陳志上前敬了一個禮,說道:“報告!您交代的任務甚至已經完美的完成,周建老助教已經成功的解救出來了?!?/p>

而就在陳志想怎么解釋他們資料中所說的,應該是一個耄耋之年的老者,此刻竟然是個年輕人的時候,鄭永新則是滿臉疲憊的擺了擺手,說道:“這都無所謂了。

誰完成都一樣,城主府那里會派人接走周建老助教,到時候就是準備進行人員的交接就行了?!?/p>

這是個什么情況?

真是有點兒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要知道,部隊方面是令行禁止的,就算是龍中豪好與自己同時得到了如此的任務,但是最后真正完成了這項任務的是上司們。

怎么現在卻有了如此的結局,一時之間,陳志無法理解,甚至有點摸不著頭腦了。

在陳志的印象之中,自己的這個老上司一直都是生龍活虎,精力充沛,而且這個老上司也是一個當初的戰斗英雄,根本就沒有什么事情能攔得住他。

要不是因為脾氣太過于耿直,現在早就是有了更高的地位了,而鄭永新看到陳志的那一臉鬧不清狀態的樣子的是拉住了陳志對他說:“陳志啊,你是我這些手下中最為看好的一個人,也是我極力向上面推薦的人,如果不是末世的到來,我一定把你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不過在你的印象之中,我和趙勇比起來,誰強誰弱?!?/p>

這話問的陳志是一臉懵逼,因為趙勇不是別人,就是龍中豪的頂頭上司,論地位,趙勇是和鄭永新是一個階層的,倆人也都是五六十歲的人了。

“沒有什么可比性?!?/p>

陳志在那里抓了抓腦袋,沒什么隱瞞的說道。

“您二位年紀差不多,地位也是相差無幾,不過客觀的講,實力之上您二位是相差無幾的?!?/p>

“是吧,這樣就好了?!?/p>

而鄭永清聽到了陳志的這番話,如釋重負沒有再說什么。

搖晃著身子往自己的住處所去了。

陳志自然不明,所以他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這個老上司,如此的頹廢過,印象中這個鄭永新就是一個累不到的超人,怎么現在看起來就跟一個退了休,整天沒事干的老大爺一樣,而且陳志也是發現了,基本上在這個區域之內的,自己的那些隊友們,也是一個個蔫了吧唧的樣子,似乎沒有什么精神,這是個什么情況。

難道大家們都是遭受到了什么奇怪的攻擊了嗎?

第一時刻陳志首先猜到的是,大家是不是遭受到了什么怪物的襲擊,導致現在一個個精神狀態如此的萎靡,所以,陳志立馬抓住了一個戰友詢問著詳細的情況。

那一個昔日的戰友也是頹廢的說道:在末日爆發的第一時刻,鄭永新與趙勇也是在自己的基地之內積極準備之中,在這倆人的預感之下,這已經不是一場人類與人類之間的戰斗了,而是人類和這個已經發生了奇怪變異的世界的戰斗了,整個基地之內也是如火如荼的進入了戰斗準備狀態。

不過某一時刻,也就是陳志他們出發不久之后,鄭永新與趙勇被通知前往,當時還是一片平地的希望之城的地基所在之地。

而在到達了這一片地方之后,同時來的除了他這一支隊伍之外還有其他更多的一些隊伍,甚至包括和他一直看不上眼兒的趙勇。

除了這兩只實力最雄厚的隊伍之外,最大的一個隊伍就是隔壁的一個市的市長以及他帶領的手下了。

而這個市長不是別人,正好是龍英杰和龍中豪的父親、龍斌。

鄭永新和趙勇在第一時間思考的是,龍斌是沒有權利調動這兩支隊伍的,甚至讓眾多方面的人進行集結。

這自然是更為上層的人所部署的。

而在那個時刻,奇跡發生了,真的不是魔術。

龍斌當著所有人的面,拿出了一顆種子。

富时中国a50指数实时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