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不錯的想法(1 / 1)

這一聲之怒吼,是柳凡的內心寫照,這是來自于他壓抑許久的憤怒:一種對突然降臨末世,對人類如此不友好的憤怒,以及對自己過于弱小的憤怒。

勝利就在眼前了,原本被樹木阻擋的陽光已經看得到了,此刻,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了柳凡的面前。

什么情況?

這個森林之中似乎是完全沒有什么活物的,怎么會突然之間冒出來了一個如同10來歲幼童般的身影?

而且這道身影是出現的如此突兀,柳凡躲閃不及,以至于直接地用霜之哀傷砍到了這個兒童的身體之上。

“糟糕!”

說實在的,末日的到來雖然讓大家們都是冷酷了起來,不過要是直接親手殺一個人,而且還是一個孩子,那真是做不出來。

柳凡雖然是一個亡靈法師,但是一直以來,他都是在撿尸而已。

所以,在第一時間,柳凡的下意識的舉動,就試圖改變自己的方向,躲閃這個兒童。

但是,現階段的蝙蝠魔畢竟僅僅是一個召喚生物而已,必須有柳凡的指令才能行動,完全沒有任何的自主能力。

如此一來,蝙蝠魔根本躲閃不及,以至于霜之哀傷直接就是砍在了這個兒童的身體之上。

不過還沒等柳凡進行懺悔的時候,讓他感覺到驚奇的一幕發生了:那就是一路上無堅不摧的霜之哀傷竟然直接碎裂而開,碩大的劍體直接就嘩啦啦的變成了一塊塊的。

話說,這個霜之哀傷的本體似乎就是一塊散發著寒氣的冰塊,立馬之間,柳凡的手中,就只剩一個劍柄了。

難道是因為使用次數過多,所以這個霜之哀傷的死亡氣息被釋放的一干二凈?

難道是自己對霜之哀傷要求過高,導致其自暴自棄了?

心痛。

原來這就是心痛的感覺。

柳凡看著斷掉的大寶劍,他真是有點受不了,畢竟在得到霜之哀傷的時候是費勁巴拉的,剛才自己也是帥氣的拿著它如此拉風。

現在直接就是斷掉了,而且斷掉了的劍身,直接稀里嘩啦地化成一陣青煙,消失不見了。

看著手中的劍柄,柳凡開始沉思了,難道這是轉化為奧特曼變身器了?

雖然柳凡有點備受打擊,不過好的是,原先被設置的死亡屏障依舊是存在的,那些瘋狂的樹木依舊被抵擋住了,但是死亡屏障開始被削弱了。

而那個被柳凡砍到的兒童,開始是一蹦一跳出場的,似乎是很是開心的一個小寶貝兒,但是被霜之哀傷砍到之后,雖然身體沒有裂成兩半,不過卻也直接兩眼一翻,倒地不起了。

扶還是不扶,無論是和平年代,還是末世,這真是一個天大的問題。

不過柳凡還是略微思考了一下,還是選擇直接抱起了這個小孩,回到了裝甲車之中。

陳志看著回來的柳凡,不好意思的詢問著:“那個,柳凡兄弟,前面還有一點點的植物在阻礙著我們,我們該怎么辦呢?”

柳凡把那個孩子抱住,看了一下,身體并沒有流出任何的血液,就將其交給了旁邊的黃婷婷,回答到:“陳隊長,你們還能再發起進攻嗎?”

“沒問題,我們的火藥足夠了?!?/p>

陳志看了一下手中各個裝甲車反饋的信息,堅定的回答道。

“那好,剩下的就交給你們的?!?/p>

陳志的大腦想了一下,莫不是的最后一段路程,柳凡想把這樣的表現機會交給他們,以便給部隊方面留一點面子。

是的了,沒想到這個柳帆看起來年紀輕輕,竟然是如此的會照顧人,實在是一個必須要結交的人,假以時日,這個柳凡一定是一個很有前途的人。

雖然說,陳志是想歪了,不過柳凡這光輝形象確實在其心中確定起來了。

說完這話,陳志與龍中豪通絡了,雙方的裝甲車沉寂許久的炮管,也是再次怒吼了起來,直接打通了最后的通道。

兩支隊伍從這片綠色地獄之中噴涌而出,其爽快程度不亞于野原新之助的媽媽,便秘了三天,最后通暢的那種感覺。

現在的這個森林已經到了目前生長的盡頭,前面是一些低矮的植被區域,土壤甚是貧瘠,感覺沒有什么威脅,整個車隊還是向前狂奔了10公里之后才停下了車。

大家們都是被嚇壞了,畢竟這一路以來,到處都是坑。

而炮擊形成的那個缺口,即使是有死亡氣息的加護,大概僅僅用了不到10分鐘時間,就再次被綠色植物掩蓋起來,到了最后一點點的痕跡都是沒有留下了。

尤其那些原本鋪設在森林之中的柏油路,也很快會徹底的消失到無影無蹤,人類的影響力徹底在這片急劇成長森林之中消除了。

這種悄無聲息的生長實在是太恐怖了,這才是末世啊。

人類的痕跡原來能消失的如此之快。

雖然說感覺到很是驚恐,但是畢竟已經是離開了這一片恐怖的綠色地獄地帶,大家還是歡喜不已、興高采烈。

沒有一個人,為消失在這片綠色地獄之中的同伴留出一秒鐘的默哀時間。

兩支隊伍所在的基地具體位置肯定不會在地圖上標示出來,還好,現在地貌雖然有了變化,但是地形變化不太大,兩支隊伍的隊長也能探索回去。

不過,這兩個隊長首先還要聯系各自的上司,確認一下。

這就是和平年代部隊的行為準則,什么事情都是如此的嚴謹、規范。

這也是為什么部隊的生存能力遠遠要比那些普通幸存者要高的原因所在了。

這兩支隊伍雖然沒有進行通氣,但是所有的戰士們都是坐在了戰車之內,沒別的原因,大家們都是人類,可能,在面對敵人也是人類的時候,或許內心還不是那么的恐懼,但是,所有人在面對完全不是平時假想敵的時候,這些戰士們沒有精神崩潰,已經很給面子了。

而那些來自于大學城的幸存者們則更不用說,一個一個的趴在裝甲車上再也不下來了,因為他們已經見識過那些末世中層出不窮的怪物們的手段了,現在想讓他們下車,除非把他們給弄死。

富时中国a50指数实时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