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玉女心經(1 / 2)

翌日一早。

陳玄一不用旁人吵醒,自己便醒轉過來。

一間石室,石床上鋪著草席,連個被子也沒有,只有一塊白布。

不是陳玄一精神頭好,而是這著實是睡不好的。

早飯便是蜂蜜漿水,讓陳玄一著實難受的很,好在,瑞婆婆給他開了小灶,給他吃了兩根不知從哪里來的雞腿。

用了飯,陳玄一便被楊瑤帶到了自己的石室當中。

楊瑤所居的石室,也沒什么特別的地方,同樣也是石床上放著草席和白布。

楊瑤一臉威嚴的看著陳玄一,道:“我古墓派傳承至今,最根本的功法,便是《玉女心經》?!?/p>

“《玉女心經》乃是開派祖師所創,是我古墓派至高絕學,也是天下最快的輕功,我父親在世時,一直希望將來有一日能有人與我同練此絕學?!?/p>

“然而,師弟你現在根基尚淺,所以,從今日起,你每天夜里便在這寒玉床上修習內功?!?/p>

“師弟,你且坐到那石床上去?!?/p>

陳玄一見狀,點了點頭,心里想著,這應該便是寒玉床,這可是修習內功的好所在。

剛一坐上去,只覺寒意直入體內,陳玄一忍不住打個寒顫。

“好冷!”

楊瑤在一旁繼續說道:“這是昔年祖師花了七年心血,到極北苦寒之地,在數百丈堅冰之下挖出來的寒玉,睡在這玉床上練內功,一年抵得上平常修練的十年?!?/p>

“我古墓派歷代傳人,都曾經在此寒玉床上練過功?!?/p>

陳玄一道:“師姐,你放心吧,我肯定好好練功!”

楊瑤點了點頭,道:“接下來,我傳你我古墓派內功心法,你且牢記?!?/p>

……

古墓之中無歲月,一晃眼,已經是三年過去。

陳玄一入了古墓派之后,便在古墓之中住了下來,日夜苦修。

楊瑤的性子和陳玄一印象中的小龍女頗為相似。

恐怕是隔代遺傳。

在練功這方面,起初楊瑤還怕陳玄一偷懶,每到夜里便會搭著繩索睡在上面,和陳玄一同居一室。

到了后來,楊瑤看到陳玄一練武比她還要刻苦三分,便放心下來。

楊瑤似乎對男女之防也看的不大重,教導陳玄一練武,也是一絲不茍。

作為一個掌門人,楊瑤還是十分合格的。

古墓派的內功,拳法,掌法,兵刃暗器,一項項的盡數傳授給陳玄一。

……

這一日,正是陽春三月。

古墓外,一片春意盎然,鳥語花香。

楊瑤手中坐在林前,身前擺放著一把琴。

不遠處,琴棋書畫、詩酒花茶八個姑娘站在那里。

楊瑤看著陳玄一,開口道:“師弟,準備好了嗎?”

陳玄一站在前方,手中提著一個布袋,笑道:“師姐,你盡管看著便是!”

下一刻,只見陳玄一抖開布袋的口子,一只只麻雀紛紛飛出,就在此時,他伸出手來,輕輕揮出,東邊一收,西邊一拍,將幾只振翅飛出的麻雀擋了回來。

麻雀四散亂飛,足足有八十一只之多。

然而,在陳玄一左右一拍之下,那些麻雀盡數聚在他胸前三尺之內。

遠處的酒兒見狀,笑著鼓掌,道:“哇,大個子好厲害?!?/p>

這是古墓派的入門功法,天羅地網勢。

天羅地網勢是古墓派祖師林朝英獨創絕技,為古墓派的入門功夫,共八十一招。

陳玄一修煉了半年,便已經將這天羅地網勢給修到大成。

陳玄一的身法頗快,麻雀飛得快,長得小,但也逃不出陳玄一的手掌心。

陳玄一施展起夭矯空碧的輕功身法,速度十分之快,將麻雀攏在身前。

一邊縱身而起,還要保證麻雀不在這期間飛走一只。

片刻后,陳玄一在林中繞了一圈,然后回來落地。

富时中国a50指数实时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