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留作紀念(1 / 1)

一妻當嬌 花色妖嬈 1041 字 26天前

喬橋立刻鼓起臉,“他們已經很忙了,錢可以慢慢賺的呀!”

“本來只是青峰想上擂臺的,但多跟人動手有利于趙大海學以致用,不知為何他落下了不守只攻的習慣,兇猛是兇猛,實在是殺人一千自損八百的招數?!碧峒拔鋵W,閻三神情素冷了不少,跟喬橋解釋著,“我想著讓你也上臺找資質差不多的人比試,可惜你家這兩位護犢子護的緊,警告了我好幾次,要是跟你提到此事就剝奪我的口糧,實在是太過分了!”

閻三越說越生氣,義憤填膺的還揮了揮拳頭。

就著這么一個動作,讓臺上的兩個男人不自覺的看了過去,眼尖的在一眾看客里發現了臺下的嬌小姑娘。

“小心!”喬橋驚叫著,擂臺上怎能分神!

青峰這邊還好,他自小習武,天賦比不上趙大海卻也是數一數二的,不會被高手輕易的傷了去,反倒是看見喬橋,加快了比武的速度,下手狠穩準,直接把人踢出了擂臺。

趙大海的對手武藝不俗,經驗又足,一拳擊在了他的腰背處,顯而易見是看出了那里有舊傷,出手刁鉆狡猾的很。

趙大海捂住后腰倒退兩步,很快站穩腳步,眉宇微凝。倒不是他受傷嚴重吃不住,而是害怕喬橋為他擔憂難過,是以他故意放松神色,出手卻愈加狠戾,跟之前練手的溫吞作風截然相反。

對方翹了翹嘴角,順著他的視線看了過去,發現擂臺下站著一個嬌小女郎,正憂心忡忡的望著他們。

中年男子眼眸瞇起,眸光閃爍著一抹古怪的精芒,精壯的身軀猛地挺拔,雙膝曲起一躍,直接往趙大海的太陽穴踢去。

喬橋倒吸一口涼氣,指尖捻了捻,竟下意識的想要用豆子攔下這一擊。

閻三看到她這一舉動,嘿嘿笑了,趁其不備的推起她直接把人送到了旁邊的一處守擂臺上,從兜里掏出五百錢丟給了擂臺前的護衛。

這處擂臺靠近前緣,基本上不是武力值不高的,就是年紀較輕的,如今臺上正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少年其貌不揚,身形瘦弱,剛把一個和他年齡相仿的對手打下臺,正在休息階段,結果抬眼便看到了被推到面前的同齡人。

面對對方嬌美無害的外表,他先揚起一抹友好的微笑,起身抱拳,“在下楊吉,十五歲,許是稍大小兄弟幾許,若小兄弟不介意,可先行制定比斗規則?!?/p>

喬橋惡狠狠的瞪了眼臺下故作若無其事的閻三,發現青峰已經走了過來,而趙大海顯然是被她上臺的舉動所驚擾,分神的挨了好幾下,好在他動作敏銳避開了關鍵部位。

喬橋放了心,抱拳回道:“在下喬……海峰,今年……”頓了頓,她這身高有限,實在說不出真實年齡,“十四歲。我習武不久,還望兄臺手下留情,咱們點到為止?!?/p>

在趙大海跟著閻三練武時,她也學過幾招,但是因為兩個夫郎都是近身攻擊,便勸她改遠程偷襲。

喬橋玩過游戲,知道游戲策略講究進攻遠攻缺一不可,最好再帶個奶媽,自然輕易被勸動了。完全沒想到,她的兩個男人是怕敵人追來近身傷了她,索性不如遠程偷襲,至少他們打不過時,還能給她爭取到跑的機會。

眼見喬橋準備動真格,趙大海哪里顧得上守擂的獎金,不等中年男人出招,主動利落的投降,按著木欄桿,飛身一躍,動作輕巧的穿過人群來到了喬橋所在的擂臺下,和青峰并肩,眉目凝重的盯著臺上。

喬橋不過剛學了半個月的武藝,肯定比不上已經混在擂臺有段日子的少年人,勝在她體內有蛟珠的力量做輔助,身姿又足夠的柔軟,一來二去,竟是笨拙的躲開了不少攻勢,甚至慢慢抓到機會開始反攻。

她從小到大是乖學生,別說打架,連罵街的經歷都是零,第一次與人比武,逃不過緊張二字。好在她終歸比對方年紀大,性子沉穩,即便開始顯出敗勢也沒有慌張,反之對方,在額角中了幾顆豆子后,逐漸毛躁起來,張牙舞爪的就撲了過去。

喬橋腳下使壞,趁著對方絆倒,彎腰想從他腋下鉆過去,誰知少年也是個狠人,扭過身就抱住了她的腰,雙雙跌在地上。

因為體重x2,撞地的聲音有點大,兩個人皆懵了好半天,直到楊吉覺得手感不對,他摸到了這人的腰線處怪怪的,好像有什么是斷開的……難道摔壞了?不能吧!有這么脆弱嗎?

喬橋騰地起身,掩飾性的捂腰,說:“褲子大,褲腰纏的有點多?!?/p>

楊吉理解的點點頭,北國成衣店里的男裝皆是大碼,但凡個頭小點的男兒總是找不到合適的衣服。

孩子太單純,不懂什么叫女扮男裝,起身抱拳,性子軟綿的承認,“是在下輸了?!?/p>

喬橋回以武禮,也未曾在意被他一塊帶著摔倒的事情,跳下擂臺,接過護衛給她的贏資,心花怒放的沖趙大海和青峰攤開手,顯示里面的一兩銀角。

此刻的喬橋生機勃勃,小臉上淌著微微汗珠,在耀眼的陽光下整個人散發著熠熠生輝的光芒,紅唇白齒,豈是一個簡單的好看可以形容的。

別說趙大海和青峰看愣了神,便是左右的看客一時都難以把視線移開,在心里情不自禁的贊一句:絕色兒郎!

閻三撇嘴剛要說什么就被趙大海和青峰一左一右的打在了肋骨上,老頭不甘的哼唧了兩聲,可惜在場的三口子沒一個搭理他。

“我想留作紀念,可以嗎喬橋?”這是喬橋的勝利品,不管做什么,只要是占了一個小姑娘的第一次趙大海便格外珍惜,當下出主意,“最好不要跟其它的碎銀子放在一起,萬一混了不好分辨,不如做成飾品?!?/p>

“贊同!”青峰點頭。

語閉,兩人同時看向喬橋。

喬橋能有什么意見!見有人比自己還要注重這份微不足道的成就,心里有點甜有點羞,一左一右抱著他們的胳膊,雙眼閃著星,撒嬌的問,“做什么飾品好呀?”

不撒嬌這姑娘的聲音自帶軟糯,撒了嬌簡直能令人全身酥軟。

富时中国a50指数实时行情